今天到球場 阿國突然跑來問我我們部門有沒有人被裁
原來 阿國是這一波縮編的犧牲者


我突然驚覺 我們真的可能就這麼各分東西 再也不是同一間公司的球隊


我一向都不把同事當朋友 除了球隊的人以外
只是突然覺得 就像以前當學生時要畢業一樣
大家都要走了 我也該走了 雖然我們還會回到球場 還會是朋友 但就是該走了


不知道時間 不確定地點
但我知道我們都終將離開 讓我們聚在一起的球隊也將要消失
就如同我從高中畢業 離開景旗
從大學畢業 離開清大女排
這回 大家要離開UMC 離開來到這裡最有歸屬感的球隊


我很念舊 是因為我想要有個歸屬感 這些人這些團隊這些事 讓我曾經覺得自己有想回去的地方

但 我們終究會離開的

ardency1204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